我不吃逆。
我不觉得那是什么不光彩的事,所以我要是吃逆爬墙我会说出来的。

《再亲一下吧》part 3,dceu,亨超/本蝙

背景:电影正联之后,克拉克和布鲁斯两个人是互相欣赏的战友。露易丝是克拉克的前同事现朋友。唤回超人理智的是玛莎。

前情提要:超蝙二人因为捣蛋鬼和蝙蝠精联手施放的魔法被关在一起,要亲吻才能解除魔法。没想到事情解决以后的第二天,两人竟互换了灵魂。他们为了不让反派趁机作乱,决定在找到解决办法之前,暂时假扮对方。


Part 1:http://dukemeowcraft.lofter.com/post/433f31_1221e510

Part 2:http://dukemeowcraft.lofter.com/post/433f31_12242bc0

づ (●⊙(工)⊙●)づ  づ (●⊙(工)⊙●)づ  づ (●⊙(工)⊙●)づ
5

“克拉克,你的车在哪?”布鲁斯问。

“你不说我还忘了,车钥匙在门边的钥匙架上,”克拉克指了指那边,“我每天要把车扛上楼,锁在阳台上。”

“……什么意思。”大总裁一时没明白过来。

克拉克打开通往阳台的门,指着一辆有点掉漆的深红色自行车给布鲁斯看。布鲁斯装出理所当然的样子点点头。

两个人互相交代好需要注意的事情之后——“你要学会控制超能力”,“你在蝙蝠洞不要随便乱用我的权限”“布鲁斯少爷,您一定要记得吃饭”——克拉克就和阿尔弗雷德驱车离开了。走之前克拉克打电话叫了人来维修门和窗帘杆(“请记在布鲁斯·韦恩的账上。”他说)。

布鲁斯现在就看着这辆自行车,愁眉不展。他只有很小的时候试着骑过儿童的,直到发生了那个改变他一生的事件,阿尔弗雷德就坚持在他成年前,不管去哪里都要开车接送他。

他,哥谭王子,蝙蝠侠,一个全能的战士,怎么能对人承认自己不会骑自行车?

他把车搬进室内,坐了上去,想看看身体还记不记得怎样保持平衡。这辆车还是公路赛车那种,细细的车轮,弯的把手,骑车的时候要趴下去,身体几乎和地面平行。还好他有骑摩托车的经验,但是摩托车只要趴在上面保持平衡就好,自行车要左一下右一下地蹬,要一边转移重心一边用力。不过布鲁斯想,自己有这么好的运动神经,要掌握这个应该不是问题。

当天晚上不用夜巡的他尝试早睡,可是没什么用,经年累月形成的生物钟让他翻来覆去到凌晨四点才睡着,关闭听力也让他费了不少时间。期间收到克拉克发来的一条信息:

夜巡完毕,一切正常,你那边怎么样?早点睡早上才能起来上班,麻烦你千万不要迟到,昨天我已经翘班一整天了。

布鲁斯没有回复他,而是把头深深地埋到枕头里,假装自己已经睡了。枕头上有柔顺剂的味道,是克拉克的格子衫经常散发出来的味道。他陷入深眠之前,脑海里是一片旋转的蓝色星云。

从深眠中被闹铃惊醒,真的很让人沮丧。布鲁斯按掉闹铃,又趴了一会,他很纳闷为什么天还没亮闹铃就响了。他脑子里浮现出近期韦恩集团的新项目、必须要去露脸的董事会议、不得不去讨好的富豪寡妇、阿卡姆最新的精神鉴定报告……他猛然想到今天他不是布鲁斯·韦恩了,他是克拉克·肯特,不能再睡到日上三竿,他得赶紧起来替小记者上班。

他真的很想给克拉克好好打理一下再出门,但是他实在搞不定这一头卷毛,时间也非常紧迫。他随便挖了点发蜡抹了抹,背起包扛上自行车下了楼。

到了楼下才想起来没带车钥匙,他又跑回去一趟。而且他昨天关于快速掌握骑自行车技巧的自信想法也错了,他坐上去才蹬了两下便歪歪斜斜地撞到了路边的消火栓。车子要么往两边倒,要么不走直线,斜挎背包还一直往下滑,肩带勾着他的膝盖。

路人的目光简直要把他逼疯了。

他把车锁上扔到楼的后巷里便跑出来打车。从出租车的后视镜里看到了自己的——克拉克的——脸,惊觉自己忘了戴眼镜。他让司机等他一下,他跑回去取眼镜。可等他再下来,出租车已经开走了。布鲁斯不知道上班高峰的出租车多么抢手。

他看了看手表,恨得举起拳头砸向旁边的墙,还好他意识到这一拳很可能打碎这栋楼,及时收回了手,但是这无名火憋在胸中无法发泄,他只能捶了捶自己,咒骂两句。

等布鲁斯到了报社,他已经迟到了近一个小时。总编指着墙上的钟,在他脸上摔上了门。韦恩集团CEO哪受过这般屈辱,但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又不能说什么,只能压下心中的怒火和自己的头。

所有人都忙忙碌碌的办公室里,布鲁斯拖着步子找他的座位。一个女同事叫住了他:“克拉克,你还好吗?昨天生病是不是还没好?”

布鲁斯当然不认得她,但他能从她的眼神中读出关切,而不是周围人那种取笑。他觉得这姑娘应该对克拉克有好感,于是轻车熟路地摆出他认为最有魅力的笑脸,认真看着对方的眼睛回答道:“我很好,蜜糖,谢谢你的关心。”并且有意无意地拉近了点距离。

那女同事的眉梢轻微抽动了一下,她礼貌地藏起了自己的尴尬,但是善于察言观色的布鲁斯还是感觉到了。他直起身,回到了安全距离,抱歉地笑了笑。

“别忘了打卡(clock in)。”女同事善意地提醒他,并且指了指自己的头发。

他拿出最大诚意的笑容回应了人家,然后俯下身,在旁边没有亮起的显示器上照了照,他头发乱得像一团海藻。

他离开办公室往卫生间走去,一路上想着到底要把哪座钟放到什么里面。

布鲁斯在卫生间对着镜子整理着克拉克的头发,不管他怎么梳理,总是有一撮头发掉在额前。他想起了刚才女同事尴尬的表情,不由得开始审视镜中的脸。

他又做了一下刚才他认为很有魅力的表情,噢,这表情出现在克拉克脸上真是轻浮。于是他开始参照记忆中小镇男孩的脸,调动脸上的肌肉。当他想表现得很真诚的时候,这张脸极有说服力。而当他拿出暧昧不清的目光,他自己看了都想一拳打在镜子上。他收起全部的表情,认真地凝望克拉克的脸庞。

他第一次看着克拉克这么长时间。在以前,如果他闭上眼,克拉克的脸并不能完整地再现,他只记得一些明显的特点。他觉得超人长得是好看的,但因为记不清,也会和其它他记不清的好看的脸混合在一起。他想起克拉克的时候,他的整体形象基本就是红色蓝色。布鲁斯关于他的记忆里,在前两天,才添加了蓝得像地球的虹膜。

原来他的虹膜有一小块是异色的。原来他的鼻尖中间还有一道凹陷。原来他不笑的时候,嘴角也是上翘的。原来他笑起来的时候,会露出两颗犬齿。

他觉得这张脸可以完全体现出克拉克的正直、诚恳,而这个拥有与神匹敌的力量的外星人,眼睛里又是那么的纯净、善良。他恨自己在把他作为“人”来了解之前,就想伤害他、铲除他。他摸上胸口,之前毁灭日击穿他的地方,虽然现在已经没了痕迹,但这个伤口在布鲁斯的心上恐怕永远无法愈合。虽然他会用“你老家的房子是我买的”来调笑克拉克,其实他一直觉得为克拉克做什么都不够多、不够好。

他掐了掐脸,扶了扶眼镜,像超人一样点了点头,然后摆出一个标准的堪萨斯男孩式笑容。但是渐渐地,落寞爬上他的脸。布鲁斯透过这个表情看到了自己。他想要尽快找到还原两人身体的办法,把这具阳光的躯体还给超人。他怕这光芒会把内里的黑影映得如同死水的潭底一般,更加幽暗。他不想让与黑暗为伍的自己,玷污这道光。

他不禁开始思考昨天克拉克告诉他的事——“上当了”,超人捕捉到的蝙蝠精和捣蛋鬼最后的唇语。那魔法可能没那么简单。

布鲁斯刚回到座位上,就收到了一封来自自己邮箱的邮件。是克拉克发来的稿件,以及几句附言:

“克拉克(保险起见我还是这样称呼你吧)
,附件里是需要提交的稿件,请你分别发给总编和校对(邮箱地址写在后面了)。你今天没迟到吧?没惹总编生气吧?
对了,差点忘了,我和露易丝约好今天下班以后一起吃晚饭,如果没有特派,你要准时赴约哦。时间和地点你再跟露易丝确认一下吧。
昨天夜里的信息你没有回,一切还好吗?如果之后我这边有什么变化,我还会给你发信息跟进的。希望你能回复我。
谢谢你啦。”

附言的最后还有一个笑得很开的表情符号。

布鲁斯看着这个表情符号还有文中的各种语气助词,再看看发信人:布鲁斯·韦恩,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。他对着显示器模仿着最后那个表情符号,露出犬齿笑着。倒影中克拉克的傻笑吹散了一些他胸中的阴霾。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也不禁怀疑这是不是魔法的作用,竟然让他觉得这傻小子有点魅力。不过能让他的心情好些了,他就没再多想。

他摸出手机,找到露易丝·莲恩的电话号码,开始发信息。刚打出“Miss”就赶快删除了。他小心地翻着克拉克和露易丝的聊天记录,以免在寻找克拉克私下对露易丝的称呼时,不小心窥探到别人的隐私。但是他还是无法避免地瞥到他们的对话中出现了自己的名字。虽然他心里特别好奇他们到底讨论了他什么,但克己的黑暗骑士最终还是抵御住了诱惑。


6
“早,潘尼沃斯先生。”克拉克站在正在准备早午餐的阿尔弗雷德身后和他打招呼,这似乎吓了他一跳。

“啊,Master……肯特,”他犹豫了一下,“没想到您会起这么早。非常抱歉,早午餐还在准备中,如果您饿了,餐桌上有水果。”

克拉克笑了一下,爪爪头:“你不必对我如此客气,而且其实我不经常感觉饿。”

阿尔弗雷德转身回去继续做饭:“但是您现在是在我家少爷的人类身体里,说不准什么时候就饿了、累了、受伤了。他可没有钢铁之躯呀。”

超人还没习惯自己现在没有了超能力,他有点尴尬地点点头,吃不准阿尔弗雷德到底是关心还是说教。

通常这个时间,他应该坐在报社的格子间里喝着咖啡检查邮件,而不是在布鲁斯·韦恩的大宅里漫无目的地闲逛。他走到一个空旷的房间,正中央摆着哥谭的微缩模型,让他想起了大都会,又突然想起报社,连带着想起了还没交的稿件,他赶快打开手机,登录自己的邮箱找到那篇稿件,靠着记忆尽快改完,又用布鲁斯的邮箱发给自己的邮箱,希望在报社的布鲁斯能及时看到。

收起手机,又没了事做,他观察起哥谭的模型。他按了下边缘的按钮,模型亮了起来,上方的立体投影标示出各个地点的信息。克拉克望着一个个光点出神,想象着蝙蝠侠蹲在这个滴水兽上、站在那个塔尖上、躲在一丛丛阴影后面,竖着尖耳朵,眯着眼睛,守护着他的哥谭。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蝙蝠侠在广厦间飞来飞去,最后跳到模型边缘,跳上他扶着桌子的手。

“肯特少爷,请来用早餐吧。”阿尔弗雷德突然在身后叫他,吓了他一跳。他第一次没有听到来人的脚步声、心跳声、呼吸声……

真安静。

克拉克努力放开感官,也只听得到刀划盘子和自己咀嚼的声音。偶尔窗边还会路过一只鸟,要不是那鸟叫了一声,他也不会发现有鸟飞过去。他还是头一次能全力感受这个世界,他用力握了握手中的刀叉,掰了掰眼前的盘子,兴奋地捏住装牛奶的玻璃杯……然而玻璃杯还是碎了。

他有点尴尬地偷偷抬眼看了看阿尔弗雷德。阿尔弗雷德擦了擦嘴站了起来:“就算不是外星人,布鲁斯少爷的握力也有200磅,别小看他了。”

克拉克赶快伸手去捡碎玻璃,被阿尔弗雷德按住手制止了——不用费心,我不想让少爷在战斗之外还受伤。

克拉克受不了这气氛,赶快把盘子里的早餐都扒拉到嘴里——“我们家少爷要是也能有您这样的胃口就好了,魔法解除之前您替他多吃点吧。”阿尔弗雷德这样说——克拉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他讨厌了,毕竟他曾当着这位把布鲁斯视如己出的老人的面,把布鲁斯拎起来又扔到地上。

“哦对了,报纸和今天的日程我已经放到布……您的卧室桌子上了。有时间就看看吧。”在克拉克向阿尔弗雷德道谢以后,他这样对他说。克拉克逃一般回到卧室,他怕再多和阿尔弗雷德多待一秒,自己就会被内疚和尴尬生吞活剥。

他坐在桌前读着今天的日程:
12:00 和A名媛共进午餐,地点:韦恩塔中层旋转餐厅
13:30 公司董事会,地点:韦恩塔顶层会议厅
15:00 B品牌口红广告拍摄,地点……
20:00 韦恩集团拯救孤儿基金会慈善拍卖晚宴……
22:30……

布鲁斯好忙啊。

克拉克看到这满满的时间表就头疼,自己作为记者虽然也很忙,但最多的还是坐在桌前听录音、敲键盘,偶尔有突发要文,用超能力在几分钟之内到达地球任意一个地方都不是问题,再加上自己的体质,不太会饿,也不太会困,认真工作的同时还能兼顾拯救世界。而布鲁斯呢,是一个人类,虽然精神肉体都已经突破一般人的水平,但终究是个人类啊……

希望能让他休息一下……他摸着肩膀上昨天被布鲁斯用热视线烧出来的伤口想着。

好!那我这些日子就帮他把工作做的漂漂亮亮的,让我们变回来之后他能稍微轻松几天!

他正暗暗下着决心,听到阿尔弗雷德在门口轻声咳嗽了一声。“不好意思,我看您房门开着,就擅自进来了。我是来提醒您,差不多该准备出发了。”他背着手说,“我来帮您化妆吧。”

“化、化妆?”

“布鲁斯少爷化妆,主要是为了遮盖脸上的伤痕。”阿尔弗雷德掀起他的刘海,帮他戴上发带,克拉克这才从镜子里看到布鲁斯的额角上有一块已经发黄的淤青。

阿尔弗雷德动作娴熟地帮他化好,之后又给他吹了头发,上了发胶。

“趁手腕还湿着,蹭一下耳后。”阿尔弗雷德给他喷了古龙水。浓郁的布鲁斯的味道扑鼻而来。老管家挑完领带直起身来,看着克拉克愣住了。克拉克这才意识到自己把手腕贴在鼻子上,不知不觉地闻了好久。

“如果您很中意这个香味,我可以代表少爷送您一瓶,因为是限量的,买了很多备用。”阿尔弗雷德投去异样的目光。

“啊!不,不用,我只是……”我只是什么?留恋这个味道?还是……克拉克不知道说什么好,低下了头。

老管家也没有再说什么,帮他更衣后,领着他进了车库。

所有的车都罩着布套,虽然看不出是什么车,克拉克推测也一定价值不菲。阿尔弗雷德掀开一个布套,露出一辆亮银色的保时捷,地盘特别低,造型十分拉风。克拉克没想到布鲁斯还有这么……张扬的车。

“别那么看着我。布鲁斯少爷因为蝙蝠侠出各种任务,很久没在城里出现,昨天又因为现在的情况,推迟了董事会。我们必须开一辆惹眼的车,在城里彰显一下韦恩集团总裁的存在感。”阿尔弗雷德说,“也请您今天装出意气风发、满面春风的样子,因为对外的说法是布鲁斯少爷去海外游玩了。”

意气风发他倒是懂,满面春风是什么样呢……超人接受采访的时候,经常有很多女性围绕着他,向他提问、表达好感,他表面上对答如流,其实心里面焦虑得很。有时遇到暗示性的问题,比如“你会和地球人恋爱吗”,或者“这是我的联系方式,打给我”,他只会露出堪萨斯农民式的淳朴笑容,呵呵笑着,把问题忽略。

坐进车里,阿尔弗雷德递给他一份A名媛的资料,里面有她的家境、喜好等等信息,克拉克随便翻了翻,问道:“布鲁斯和她在交往吗?还是准备要交往?”

“没有啊。”

“那为什么布鲁斯要和她吃饭?要学习她的资料取悦她?”克拉克追问。

“首先,希望您从现在开始用第一人称来称呼布鲁斯少爷,我也会叫您布鲁斯少爷,以免隔墙有耳。”阿尔弗雷德看着前方转动着方向盘慢悠悠地说道,“您是哥谭著名的花花公子,若不经常和女性幽会,不是很奇怪吗。如果您更想和男性幽会,我会想想怎么安排。”

“布鲁斯为什么要把自己塑造成花花公子呢……他本人明明那么严肃正直。”克拉克似乎没听到阿尔弗雷德最后的调侃,自己小声嘟囔。

“作为人类,想达到目的,有时候不得不耍点交际手腕。而且花花公子的形象是最不会和蝙蝠侠联系到一起的。”等红灯时,阿尔弗雷德打开了雨刷,“日常交往中,也没有人会喜欢一个义务检察官不是么。这一点,您应该也有所体会。”

克拉克回想起联盟周例会上的蝙蝠侠,虽然没有戴头罩,威慑力减少了一些,但他不苟言笑的样子,还是让克拉克连邀请他吃个下午茶都不敢。

“还有事么。”布鲁斯看到会开完,克拉克还站在原地没有离开,问道。

“呃,我想……”超人对上了蝙蝠侠犀利的目光,把原本想说的话咽了回去,“我想感谢你把我复活。”

布鲁斯看了一会儿克拉克,“不。”他只说了一个词,就低头继续收拾资料了。

克拉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气氛变得尴尬,他说了句那我走了,快步离开了大厅。

不?不什么?不用谢还是说不是他把我复活的?难道是说不要碍他的事吗?到现在克拉克也没明白那个“不”是什么意思。他望着窗外哥谭淅淅沥沥的雨,也看到街上有好几个人盯着这边,不知道是在看这辆豪车还是在看布鲁斯·韦恩。他不好意思地把目光收回车内。

餐厅经理亲自为他开门撑伞,让克拉克觉得不自在极了。A女士充满暗示的言语与肢体动作,也让他觉得不自在极了。餐厅里各路人等都在拍他马屁,同样让他觉得不自在极了。他感觉自己脖子后面渗出了汗。

他以来不及去开会为由,尽快结束了午餐,A女士对他发出的晚上继续约会的邀请,他习惯性地憨厚地呵呵呵笑着给忽略了。A女士盯着他的脸看了很久没有做声,戴上手套离开了。

克拉克松了一口气,照阿尔弗雷德给他的位置,坐电梯去到大会议厅。一路上与对他打招呼的陌生人微笑、握手,他觉得自己做得不错,自信心上来,迈的步子也大了,还和一些人撞了拳头、拍了后背。直到看到一个领导模样的老年人对他投来狐疑的目光,才意识到自己的得意忘形。

会上出现的天文数字让克拉克震惊,董事们的咄咄逼人让克拉克紧张,大量要签字的文件让克拉克踌躇。虽然阿尔弗雷德说,只要他装模作样地坐在那里就好,时不常打几个哈欠,装出轻车熟路又玩世不恭的样子,基本就不会露马脚。但是会议桌上剑拔弩张的气氛,让克拉克轻松不下来。

当他为了晚宴换好衣服,坐进车里,他就想那么一直歪在靠背上不动了。因为董事会的延长,他晚到了摄影棚,所有人不得不抓紧时间,一步接一步地紧密进行。三个多小时的拍摄他一分钟都没坐着。拍摄完又立刻赶回大宅,为了慈善晚宴着装。

“你今天怪怪的,虽然魅力减退,但是意外地配合呢。要是在以前,这么累的拍摄你非要发脾气不可。”合作的女模特这么说。

克拉克疲劳地把脸埋在手里,手指插进头发。我……是应该任性一下的吗?而且布鲁西宝贝的魅力到底有多大?我已经尽力了啊……

正当他揉着太阳穴,肩上的伤隐隐作痛的时候,老管家从前座递过来一张写满字的纸:“请尽快背下这个,您到场以后会开始进入拍卖环节。作为主办者要致辞。”

克拉克坐了起来,看着那张纸却没有看进去。“布……我每天都是这么忙吗?”他问。

“差不多,今天两个安排都是吃饭,相对轻松。”阿尔弗雷德放下水杯,发动了车子,“哦,对了。每天您结束白天的工作,还要运动一会儿,之后还有夜巡。”

“工作到夜里11点还叫白天的工作?”克拉克叹了口气,开始背发言稿。

TBC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102 )

© 鸭公爵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