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吃逆。
我不觉得那是什么不光彩的事,所以我要是吃逆爬墙我会说出来的。

《再亲一下吧》part 2,dceu,亨超/本蝙

灵魂交换
背景:正联之后,超人和蝙蝠侠是互相欣赏的战友关系。克拉克和露易丝是前同事,现朋友。唤回超人理智的是玛莎。

接上文。

3
布鲁斯是被一刻不停的电话铃声吵醒的,他头埋在枕头里,手向声源的方向摸去。他把手机拿到脸前面,眼皮干涩得睁不开,他正努力辨认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时,手机就没电了,自动关机了。

他把手机扔到一边,使劲揉着眼睛。屋里窗帘拉得严严实实,无法推测大概的时间。他伸手在床头侧面摸索,想找到遥控器开窗帘。没想到手竟然撞到了柜子,发出了“咚”很大一声响,有东西从床头柜上掉了下来,他趴到床边一看,是一副眼镜。

有点眼熟。

这谁的眼镜。阿尔弗雷德什么时候给我换的床品,还放了个床头柜在这边?好热,阿尔弗雷德给我穿的睡衣吗?我不喜欢白色。

他从床上坐起来,脚踩在地板上,好凉。地毯拿去清洁了吗?怎么不放新的。阿尔弗雷德还好吗,今天怎么做事马马虎虎的,也没来叫我起床,他会不会有什么不舒服……我的天。

他把脸从手掌里抬起来,惊讶地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完全陌生的小屋里。狭小的卧室开着门,他可以直接看到客厅的茶几。窗帘几乎就在眼前,只要站起来就可以摸到。床脚放着脏衣篮,堆得满满的,要过去只能抬腿迈。他身下是个将将够他翻身的单人床,还有墙角胡乱堆着的一些报纸、杂志、背包。

典型的单身公寓。

手机也不是我的,但是手机的主人就这么放心地把他放在我床头,所以这应该不是绑架。他开始在屋里走动,猫一样小心地绕过地板上的东西,观察着。难道是我的朋友?我有这么拮据的朋友?就算是,我怎么会睡这里?我怎么来的?

他想不起来。他关于昨晚最后的记忆,是他在浴缸里随便泡了一下就上床睡觉了。昨天唯一说过话的两个人,除了阿尔弗雷德,就是克拉克了。

克拉克。他和他被关在魔法牢笼里将近48小时,除了说话和尝试逃脱以外,什么都做不了。并且不久之后,尝试逃脱这个选项也用完了。他们只能任这笼子像热气球一样载着他们两个飘离地球,飘向宇宙。

其实离开笼子有个很简单的方法,只是他俩都下不了决心尝试,才在一起关了那么久。

笼子里非常窄小,两个人都趴下寻找突破口的话,难免你的肩膀撞到我的屁股,我的手肘戳上你的大腿。都站起来的话,笼子又不够高,克拉克还好,头顶正好贴着笼顶,而布鲁斯太高,只能歪着脖子,或者岔开腿站着。一个人站着一个人坐着,头部的位置又十分地不巧。

不管怎样都很尴尬。

所以他们大多数时候是背对背地说话。在他们共同对抗荒原狼之前,布鲁斯对超人,克拉克,几乎没什么表面以外的了解,和其他人对他的印象一样——无所不能的人间之神。再多一点就是,他们的母亲都叫玛莎。没了。

这次,他们被迫聊了很多,因为时间真的太漫长,说着说着逃脱的办法,话题就会拐到别的上。而且他又渴又饿又困,需要转移注意力。只是,他们谁也不想主动提起那个简单的破除魔法的方法。

他了解到,超人也有着普通人的烦恼,除了做超级英雄的时候,他过着普通人的生活。克拉克甚至还和他说起了菜谱和生活小窍门,全是布鲁斯听不懂的东西。布鲁斯只认得做熟之后摆在盘子里的食物,他们被切成丁丁段段之前是什么样,他不知道也不关心。在克拉克聊起老家农场的时候——“玉米应该要收获了,要回家帮玛莎才行。”——他突然有点羡慕,听到玛莎的名字,甚至开始小小地嫉妒。

捣蛋鬼和蝙蝠精突然出现查看笼子里的情况,让事情开始变化。

当超人提议照这两个家伙的要求做的时候,他突然担心起,两天没有洗漱,他身上会不会开始散发中年人的味道。而他现在才发觉,自己当时关注的点似乎有点怪。

超人抿起嘴认真地演示给他看的时候,要不是他一贯地性格阴沉,而且还有两个混蛋盯着他们,他就要笑出声了。他想摸摸这个卷毛的头,看看他脑子里到底都是什么。回忆到这里,布鲁斯打了自己的手一下,揉了揉脸。

后来……后来他们就亲上了。“你很好闻。”他听到超人这样说,下一秒就被捉住下巴吻住了。他看到超人闪动的睫毛,感到他在他下巴上摩挲的手指,超人好像还微微张开了嘴,他记得好像是有点湿湿的。

“太恶心了!”他听到捣蛋鬼和蝙蝠精的嘲笑。他突然觉得丢脸,开始推他,但没有觉得恶心。超人没有不雅的体味,他很好闻。

再后来,他就被宇宙中的无氧窒息,难受得什么都顾不上了。

他又想起了克拉克眼中倒映的星云。就连超人复活后掐着他的脸时,他都没有这么近看过他。蓝得像罩着大气的地球。

他甩甩头想甩开这对眼睛,无意间看到了床头柜上的照片。相框里有两个人,太黑了看不清,他站起来猛地拉开窗帘,没想到窗帘和窗帘杆一起掉了下来,砸在他身上,他竟然没觉得疼。屋里瞬间被阳光打亮,照得他睁不开眼。他挥了挥手扇开眼前飞舞的灰尘,看到手上的相框里搂着玛莎、露出虎牙冲着镜头微笑的克拉克。

他看了看照片里的克拉克,捡起掉在地上的眼镜,对比了一下,认定这就是克拉克的眼镜。

所以我现在是在克拉克家?睡在他的床上?怎么……

就在他脑子一团乱的时候,门铃响了,同时门也被敲着。他疑惑地放下照片,趴上猫眼往外看,他觉得自己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
他看到自己的脸出现在门的另一边。

4
“开门。”克拉克有点焦急地说。

里面没有人应门,也没有任何动静。

“开门,我知道里面有人。你刚才往外看了吧,我看到猫眼从亮变暗了。”克拉克又砸了砸门,控制着力度,他不想引起邻居报警。

里面还是没人应。

克拉克叹了口气:“布鲁斯,是你吗?我是……我是克拉克·肯特。”

阿尔弗雷德抬起眉毛斜过眼睛看了他一眼。里面还是没有动静。

“肯特少爷,请让我说两句。”但是老管家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里面的人就出声了:“你是谁?”

“克拉克·肯特!”克拉克立刻回答,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传了出来,“你听听,你用的是不是我的声音。你是布鲁斯吧?”

“你明明是布鲁斯·韦恩,我认得这张脸,你为什么要说自己是克拉克·肯特。”里面传来的克拉克的声音,充满了警惕。

能时刻保持警惕还会隐藏自己的人,克拉克只认识布鲁斯。这说明目前这怪事只发生在他俩之间,还没牵扯到别人,他稍稍放下心来。

“布鲁斯,我想我们可能交换了……记忆,或者说灵魂。我也不知道怎么说,反正我现在在你的身体里,而我的身体里应该是你。”说完他觉得这个说法有点怪怪的。

“你拿什么证明。”

“唔,你照照镜子,就会看见克拉克·肯特的脸了。”他看到猫眼突然亮了,但很快就又暗了,布鲁斯一定去照了镜子什么的。

“我的情况我清楚。我是问你拿什么证明你这具布鲁斯·韦恩的皮囊里是克拉克·肯特。”

克拉克再一次觉得,如果布鲁斯没有和自己站在同一战线,虽然嘴硬得可爱,但是好烦。

“你试试看,调动眼周肌肉,你就能透视这道门。应该没几个人知道超人的秘密吧。”克拉克贴着门小声说。

门那边再次没了动静。

突然两道红光射穿了克拉克眼前的门,他没来得及躲开,虽然红光只出现了一瞬间,他衣服的肩部还是被烧出一个缺口,肩膀也被烫伤了一点。

“噢!”克拉克捂着肩膀躲开,他久违地感到了疼痛,“你用力过猛了!”

现在他可以通过门上的两个洞直接观察屋里的自己了。他微微屈膝,脸贴在门上,看向洞那边。门突然被打开,他毫无防备地被门撞到了一边,阿尔弗雷德及时扶住了他。我力气真大,他想。

“进来。”克拉克听到里面的人这么说,他揉了揉鼻子,和阿尔弗雷德走进屋里。

“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。”穿着白色睡衣的“克拉克”交叉双臂,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,怒气冲冲地盯着这边。

“唉……你这个说法好像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一样,”一边肩膀疼痛的“布鲁斯”耸了另一边肩膀一下,“首先,我也是今天刚刚醒过来才发觉到我们现在的情况,我也一头雾水。其次,虽然我的力气足够大,但是希望你下次开门之前记得先开锁,这样门和墙就不会坏了。”

布鲁斯看向大门,半个锁头惨兮兮地吊在那里,门已经有点变形。

“‘韦恩集团会为您的损失买单的!’是这么说吧?”克拉克模仿着哥谭花花公子的样子说话,笑着看了看“克拉克”和阿尔弗雷德。“我的支票簿呢,阿尔弗雷德?”

阿尔弗雷德装作没听见的样子,上前在茶几上摆开带来的餐盒:“少爷,现在是下午两点十五分,您我想您一定饿了,我带了点简餐,这里还有咖啡。”

“就算你拿到我的支票,你也签不出我的字体,小记者。”他看起来没那么生气了。

“小气鬼首富。”克拉克在布鲁斯吃东西的时候,试图把门按回到墙里,小声嘟囔着。没有超能力让他觉得很无力。

布鲁斯停下咀嚼,咽下口中的食物,用阿尔弗雷德带来的餐巾擦了擦嘴,斜着眼睛看着“自己”,慢悠悠地说:“我帮你,买了银行,赎回了房子。这么快就忘了吗。”

“可这门是你弄坏的呀!”克拉克转过头来,“啊!窗帘怎么还掉下来了!”

“是‘克拉克·肯特’,是超人,用他的超级力量弄坏的。”“克拉克”摇了摇头,指着自己。

耿直的超人无法反驳他的强词夺理。

“好吧。”克拉克垮下肩膀,坐到布鲁斯旁边,“这不是我们任何人的错,但是为了找出解决办法,以及不让我们自己的生活还有城市失控,我们得暂时假扮对方。”

“克拉克”优雅地端起咖啡杯,毫不掩饰地往远处挪了挪,向后靠上沙发背,咋了一口,又温和地向阿尔弗雷德笑了一下,这才转过头看着克拉克。

虽然这气质都是布鲁斯骨子里带出来的,但是他看着自己做出这些举动,只觉得装腔作势得很,浑身不自在。他扭了扭脖子。

“听起来,你有了计划。”布鲁斯闻着咖啡的味道说。

“呃对,算是吧。”克拉克扯了扯领口,“不过你现在得先以我的身份,给我老板打个电话请假。”

布鲁斯笑了一下:“现在就开始了吗?那你记住,我出门通常是会打好领带的。”

TBC

评论 ( 9 )
热度 ( 164 )

© 喵公爵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