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吃逆。
我不觉得那是什么不光彩的事,所以我要是吃逆爬墙我会说出来的。

《再亲一下吧》part 1,dceu,亨超/本蝙

灵魂互换
背景:正联之后,两个人是互相欣赏的战友关系。克拉克和露易丝是前同事、现朋友。唤回超人理智的是玛莎。

没怎么看过捣蛋鬼和蝙蝠精,所以如果人设有崩,还请指出,见谅见谅。

1
克拉克醒了,但还是迷迷糊糊的,屋里比平常他起床的时间要亮,他带着不好的预感眯着眼在枕边摸索手机。

没摸到。

他翻身坐了起来,揉了把脸,闻到了自己手腕上可疑的古龙水味,很熟悉。

说不上来。

他又揉了揉眼睛,发现他最爱的深蓝条纹卧具,全都变成雪白的了,而且罩在一张国王大床上。他开始回忆自己昨晚是不是喝多了,被什么人送到了酒店。他环顾四周,巨大的房间和简约又不失品味的陈设让他推测这酒店一定不便宜,他心慌慌地想起自己的钱包。他爬下床开始找。

没找到。手机也没找到。

他打开一道不知道通向哪里的门,打开灯往里望,原来是个超大衣帽间,里面还整整齐齐摆满了衣服和鞋。他不由自主地走进去,发现下面的玻璃抽屉里还规规矩矩地摆着袖扣、领针、手表等等,还有些他叫不上来不知道用在哪里的,很讲究的男士饰品。

这里不是酒店?是别人家吗?谁家?

他问自己的同时,一眼就认出来了那只限量的黑色江诗丹顿。就在前几天,它还在哥谭首富的手腕上。他还记得,露易丝咂着嘴对他介绍到,这只表全球只出售三只,贵得超乎想象,而那个哥谭花花公子就为了和别人不一样,把三只全买了。当初还和纽约那个史塔克竞争了一段时间呢,也不知道是他真想要,还是纯粹小男孩间的斗气。

所以,所以我现在在布鲁斯家?从他的床上醒过来?问题是,只穿了内裤?

“布鲁斯少爷,”卧室的门突然被敲响,是布鲁斯的老管家的声音,礼貌而且愠怒,“布鲁斯少爷,已经11点了,您今天务必要在公司董事会上露一下脸。您消失了太多天,卢修斯已经瞒不下去了。”

克拉克吓了一大跳,正要跑去关上衣帽间的门,想躲一下,转身的时候瞟见布鲁斯站在衣帽间最深处。

他吓了更大一跳。

他从里面锁上门,走回去想严肃地问问布鲁斯,这尴尬的境况到底是怎么回事,然而他发现衣帽间最深处是一面全身镜。
他,克拉克,在镜子里看到了只穿了一条内裤的布鲁斯,震惊地摸着自己的脸。

2
“魔法,魔法,魔法。”

“接吻!接吻!接吻!”

捣蛋鬼和蝙蝠精飘在笼子上空,一边拍手一边交替着说着这两句只有两个单词的话,像两个小学生在起哄。他们看着超人用力拉扯栏杆而毫无作用,捧腹大笑。

“哈!都说了这是魔法!解除魔法就要用魔法的道理,物理、化学,见鬼去!”捣蛋鬼飘到笼子另一边,脸贴上笼子,“说你呢,傻蝙蝠。”

蝙蝠侠正从腰带里掏出一管液体,滴在一根栏杆上。看到捣蛋鬼的脸贴上来,他气得捏碎了玻璃管,手套沾到液体的地方开始微微融化,他更生气地甩了甩手。

“别开玩笑了捣蛋鬼!”超人大喊。

“开玩笑?谁跟你开玩笑?”捣蛋鬼和蝙蝠精对视了一下,嘿嘿笑着。

“我们!”他俩同时笑道,“我们跟你开玩笑哈哈哈!”

超人听到自己的后槽牙咯吱作响,但却无能为力。

身后的蝙蝠侠站了起来,让这个笼子显得更狭小了:“能想到的方法我都试过了,看起来没什么用。”

“那我们只能按他们说的做了?”

蝙蝠侠没有说话,只是恨恨地瞪着上方飘着的恶作剧组合。

超人叉起腰,抿住嘴,思考了一下。他掰过蝙蝠侠的肩膀,把脸凑了过去,蝙蝠侠一惊,连忙甩开他,然而再后退也只是一个拳头的距离,背后就是栏杆了。

“你像我这样,嗯——”他把嘴唇用力抿到嘴里,夹在牙齿中间向蝙蝠侠示意,“这样我们碰到的就只有人中和下巴了。”

“有什么区别吗,”蝙蝠侠翻了个白眼,“太难看了,别弄了。”

超人放松了嘴唇,嘴周围出现了一圈慢慢消失的白印。他泄气地望着蝙蝠侠发灰的脸:“那你说,还有别的办法吗?”

“他妈的。”蝙蝠侠抿起嘴,夹在牙齿中间,拉过超人的头把人中撞了上去。

“可以了吧!”蝙蝠侠撞了超人以后立刻放手,转头向笼外两人大喊。

超人摸着刚才脸上被他面罩鼻尖扎到的地方,看到他人中有个红印。

“哈?说什么呢!你那个叫头槌。”蝙蝠精交叉着手臂撇着嘴说到。

“蝙蝠侠,我们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就放了你们?你们给我们的羞辱那么多,今天我们也好好羞辱羞辱你们!”蝙蝠精说到。对对!捣蛋鬼附和着。

超人无奈地看向蝙蝠侠咬牙切齿的侧脸,他伸出手去拉他的手腕,想让他转过来。蝙蝠侠触电一样把手抽走了。“别碰我。”他说。

“唉,算了,你想一下,还好在我们无计可施的情况下,他们没有要求更坏的。他们没有让我们去杀人、炸地球,这和你断掉脊椎、我被毁灭日捅死来说,算得上什么呢?”超人耐心地说,外星星云在他眼里闪烁。

蝙蝠侠转过头看着他的眼睛,没那么咬牙切齿了。“但是……”他吐出一个词。

“嗯?什么?”超人开始试着悄无声息地拉近距离。

“我们……我……”蝙蝠侠感到超人的脸比刚才近了点,他别开了头。

超人没想到竟然会看到蝙蝠侠害羞。不过面罩遮着半张脸,他真的有害羞吗。超人点点头,示意他在听。

蝙蝠侠感觉超人的脸更近了,他捂住嘴,用气声说:“我们被关在这里快两天了!我们都没洗漱!”

超人停住了。原来他不是在害羞,是怕被闻到不雅的气味……反正离这么近说话,他是没有闻到什么,那蝙蝠侠这么敏感,是不是因为他闻到我……超人又把嘴抿起来了,甚至不敢用鼻子呼吸。

“啊啊,不行啊不行。你们要是再糊弄事儿,我就把这笼子再变小一点,顺便炸几个大楼玩玩!不然光看着你们俩在这磨时间,太没意思了!”捣蛋鬼指着地球不满地说。

超人抱歉地往后退了退,两手捂住嘴,抬眼看着蝙蝠侠:“抱歉,我没有想到……”

“哦,不,不是你,我是怕我自己……”这一刻超人仿佛看到了蝙蝠装底下的布鲁斯少爷,那个十分讲究的少爷。

超人突然往前上了一步,盯着蝙蝠侠面罩没有遮住的嘴,鬼使神差地说:“不,你很好闻。”

更鬼使神差地是,他勾起蝙蝠侠的下巴,亲上了他的嘴唇。

“哇哈哈哈哈哈!噢!太恶心了!”捣蛋鬼和蝙蝠精笑出了眼泪,像两只跑了气的气球四处乱窜,“♪超人和蝙蝠侠♪,♪一丝不挂♪,♪玩了亲嘴嘴♪,♪不想回家♪,♪啦啦啦啦啦♪,♪不想回家♪!”

他们唱着根本听不出调子的现编歌谣,像两个小学生嘲笑着早恋的同学。

“满意了吧!现在解除魔法!”超人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烧,刚吼出这句话,就觉得脚下一空,并且突然像失聪一样听不到任何声音了,只看得到两个讨厌鬼嘴角咧到后脑勺无声地大笑。但他似乎在他们的口型里读到“上当了”。

他刚要追究,就看到蝙蝠侠憋得发紫的脸,他忘记别人不能在没有氧气瓶的情况下在太空生存。他来不及胖揍那两个捣蛋鬼,只能抱起蝙蝠侠,极速飞往瞭望塔。

之后蝙蝠侠的表现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,吃了点东西,吩咐超人做战斗总结,就回家去了。超人也径直飞回家,洗了个澡睡下了。

这就是克拉克在布鲁斯家——具体点说,布鲁斯的床上——醒过来之前的全部记忆。他记得最清楚的就是自己鼻腔里闻到的布鲁斯古龙水的味道,手指捏着他下巴的触感,嘴唇碰到他嘴唇的干燥。他看着镜子里的布鲁斯,控制他抬起手,触摸自己的——布鲁斯的——下巴、嘴唇,又闻了闻手腕的味道。这就是他,我就是他,我变成了他。

他顺着身体曲线看下去,这太诡异了,锁骨,到底发生了什么,乳尖,难道我还没醒,伤疤,我们是不是中了圈套,腹肌,魔法还没解除,内裤,我也有条类似的,内裤上的凸起。克拉克立刻转移了视线。不知道为什么,昨天蝙蝠侠人中上撞出来的红印突然出现在他脑海,他觉得可爱,勾起嘴角。

什么!他用力拍了拍自己的——布鲁斯的——脸,我竟然会觉得我的同事,一个大男人,一个中年男人,一个满身肌肉和伤疤的中年男人,一个体格性感得一点也不像中年人的男人,可爱!不!我刚才是还觉得他性感了吗?不!我!出什么问题了!?

他抱着头蹲了下去。

门外的阿尔弗雷德还在不懈地敲着门:“少爷,少爷,起来。您不起来我就这么一直敲下去,反正您也会烦得睡不下去,不如起来吧。”

克拉克觉得现在还是先找人商量一下,自己变成了布鲁斯,不知道布鲁斯现在怎么样了。他找不到手机,总编现在一定愤怒地在办公室里大喊他的名字了。他顾不上那么多了,冲了出去打开卧室的门。

TBC

评论 ( 17 )
热度 ( 247 )

© 鸭公爵 | Powered by LOFTER